金马生活网

首页 > 时政 > 男子跌落化粪池死亡 死者父母索赔222万

男子跌落化粪池死亡 死者父母索赔222万

金马生活网 2019-01-22 05:00:57 编辑:陈珂 点击:64444
字号:T|T

冶山流云迅速飞奔而至,一脸喜道“少侠,你居然没事!!”这里没有普通的山林树木,没有潺潺溪流,也没有鸣叫的小鸟,更没有同来的师兄师弟,有的净是一股股陌生的气息,在他的周边游走。而石暴的意外加入,就像是将一尾野蛮的鲶鱼猛然扔进了盛满沙丁鱼的鱼舱中一样,明显打乱了东镇野兽批发市场内部的固有平衡。

石暴招呼了一声马车夫后,狂奔的马车很快就在马嘶长鸣声中停止了前进。独远,远远,道“楚大人!”

  江苏宜兴周铁镇党委书记陈忠强
  忙碌的“老”河长(美丽中国?河湖长的一天①)

  核心阅读

  20年前,陈忠强帮镇上很多化工企业办理过营业执照,现在,他又要上门沟通,劝企业关停并转。看似矛盾的工作内容,缘于他的双重身份:既是江苏宜兴周铁镇的党委书记,也是这儿的总河长。

  按照相关规定,周铁镇位于太湖一级保护区内的化工企业将陆续关停。作为河长,陈忠强能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这条殷村港,是太湖的主要入湖河道,两边曾经小化工厂林立、散乱污企业较多。2007年的太湖蓝藻事件,给我们敲响了一记警钟……”冬日的天空飘起小雨,有些雾蒙蒙的,早上9点,巡河船开动,江苏宜兴周铁镇党委书记陈忠强边巡河边和记者聊着殷村港的变化。

  周铁镇东濒太湖,与苏州、无锡隔湖相望,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全镇共有大小河道164条,全长248.05公里,其中入湖河道25条。另有总面积487.5亩的小型湖荡两个,由于镇域狭长、沿湖岸线长达20多公里,大量的上游来水过境入湖,生态环保上承受了很大压力。

  江苏宜兴是全国较早开始探索河长制的地区之一。陈忠强从2013年开始担任周铁镇的河长,每个月巡河两次。这条水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了。

  时间:9:50

  地点:东湖村

  “一家家上门沟通,跑个几次、十几次都很正常。”

  船驶离码头大约10分钟,右手边出现了大片白色厂房。厂房有点破败,显然关停有些年头了。

  陈忠强指着这片厂房说,“以前这里是本地最大的炼钢厂天乾公司,2013年关停,这块旧址也将重新布局;前面的红色房子,是2017年关停的高阳化工,也是殷村港沿岸最后一家化工企业。以前这两边有很多排污口,现在哪里还看得到了?”

  船停靠在码头,东湖村到了。陈忠强直奔村民周伯年家。

  过去,周伯年开一家化工厂,2007年以后,他在镇上率先关停了厂子,后来就在门口的池塘养起了鱼。现在,按照水产养殖整治退治结合的要求,周伯年需要开展池塘标准化改造工程。

  “老周呀,水质确实已经提高不少,但是每年清塘时,混杂着饲料的尾水可能会造成污染。实施生态循环养殖,是为了确保水产养殖的废水达标排放。”陈忠强说,“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已经在改造了。只是改造费用需由自己承担,希望你能够理解。毕竟不够环保就要淘汰,为了环境也是为了自己嘛……”

  陈忠强说了好一会儿,才解开了老周的心结。最后这句话,是说到老周心坎儿上了。

  实际上,和老周家面临同样情况的不在少数。镇上的养殖户不少是从化工产业转型而来的。新的环保政策要求出台后,要进行关停整治,很多人都有想法。有的趁着陈忠强巡河的时候找他吵架,还有的干脆跑到他办公室指着鼻子骂。

  “河长在做工作时难免会遇到困难,一家家上门沟通,跑个几次、十几次都很正常。”陈忠强坦言,要理解养殖户们思想有个转变的过程,也要看到他们为了环保做出了很大付出。通过进行资金补偿和引导转型,大家会逐渐理解和支持。

  时间:10:30

  地点:分水村

  “不能图省事、图省钱,就忽视了村民的感受。”

  从老周家出来,陈忠强惦记着一件大事,来到分水村我师桥边。桥下的漕桥河直通太湖,工人们正进行生活污水纳管的施工。

  以前水乡的居民们生活污水都是直排入河,造成了环境污染,污水纳管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这项民生工程在这儿却碰到了难事:污水管道铺设位置众口难调。陈忠强没少往这儿跑。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陈忠强到现场调研了10多次,召集设计方、施工方、村民代表开了5次讨论会,决定采取在河道中打桩架管的方案。但在具体操作上,村民们又有不同意见:有的觉得应该铺在边上,美观一些;有的则认为应该铺在正中,与房屋形成安全距离。

  最终,又经过多次沟通,形成因地制宜的方法:房屋距离河道太近的,就把管网铺在河中,避免对房屋安全的影响;房屋距离河道稍远的,就把管网铺得靠岸一点。“争取美观和实用结合,让村民们满意。”陈忠强坦言,“尽管这样会增加成本、拉长工期,但不能图省事、图省钱,就忽视了村民的感受。”

  时间:11:30

  地点: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

  “借助无人机技术,不到10分钟就巡完了整条横塘河。”

  实地巡河结束以后,陈忠强回到了镇政府对面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

  大厅的正前方是一块大屏幕,随着工作人员的操作,画面从俯视的视角呈现出一条河流。镜头不断向前推进,水流、堤岸,甚至水生植物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也是河长巡河的方式。借助实时拍摄的无人机技术,不到10分钟就巡完了整条横塘河。”陈忠强告诉记者,周铁镇水网密布、水文复杂,实地巡河便于及时发现和处理问题,在线巡河作为辅助手段能够快速全面地了解情况,特别是可以看清一些徒步和行船都难以达到的区域,两者各有所长、互为补充。

  临近中午,陈忠强手机“嘀嘀嘀”响个不停。他打开置顶的微信群“周铁网格化巡防工作群”查看:中午11:30,网格员钱征在线传图并上报,距河道不远的漕分路与漕分线交叉口,有一辆车乱倾倒垃圾,驾驶员逃离,已经联系拖车做扣车处理;11:43,查明驾驶员身份;11:49,发图显示车辆已被拖走,垃圾全部处理干净。

  尽管千头万绪,陈忠强这个镇级河长忙起来却并不乱。陈忠强坦言,经过多年探索和实践,河长制工作已经形成长效机制,通过技防加人防的协同配合,河长有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实现了运筹帷幄。

  “如果大事小事都要我这个河长一个人来解决,镇上的其他工作就难以开展啦。”陈忠强介绍,镇上已全面启动了网格化管理,将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精细到网格,覆盖全镇范围的71位网格员,也承担着“民间河长”的职能,很多问题在现场就直接处理,一般的环境问题可以做到及时发现、及时通报、及时整改。

  时间:13:30

  地点:周铁镇政府会议室

  “发展与环保都是我肩头重任。如何平衡?”

  草草吃过午饭,陈忠强回到镇政府参加党政联席会。这是每月定期召开的会议,镇里班子成员和各主要部门要研究部署近期的重要工作。

  周铁镇目前面临一个艰巨的任务。太湖一级保护区内的化工企业力争在2020年基本完成关停并转迁任务,这是江苏省对中央的郑重承诺。按照这个时间表,周铁镇的化工企业将陆续关停。时间紧迫,年前还有任务要抓紧完成。这也是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之一。

  “大多数化工企业已经在业内打拼了几十年,关停后怎样转型?化工企业是镇上的主要纳税来源,关停后对工业经济带来冲击怎么样抵消?”党政联席会上,镇经贸办主任周科标的话,像一枚石子投入了水面。

  “2007、2008年关停了109家,近两年又关停了28家,总产值超过了200亿元。剩下的企业体量较大、环保治理技术也较先进,是否也要关停?”

  “周铁镇地理位置敏感、环境压力大,转型升级是必然要求……”

  听完了在座各位的发言,陈忠强随后开了口:“我是土生土长的周铁人,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工作至今。上午巡河的时候,看到河岸两边废弃的化工厂房,十分感慨。20年前,我为很多化工企业办理过营业执照。可以说,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我‘接生’的、看着它们成长的,内心很有感情。但是现在,在日益严格的环保要求下,它们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与政府签订了自愿关停协议。现在要送走它们,我也很舍不得。”

  会议室里气氛有些凝重。陈忠强接着说,“我不仅仅是镇党委书记,同时也是镇里的总河长。发展与环保都是我肩头重任。如何平衡?周铁镇是水乡,水环境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如果水质不改善,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经济发展和环境提升,不是矛盾的,而是相辅相成的。”

  听完陈忠强的发言,会议室里议论开了,但是讨论的重点逐渐转到化工厂关停后面临的问题该如何解决上。

  会后,陈忠强按照计划到镇区的银燕化工回访。陈忠强跟记者聊起来。“最近,太湖湖西地区出台了河、湖清淤轮浚办法,蓝藻打捞和资源化利用也在推进,新孟河拓浚工程引长江水入太湖,让一湖活水流动起来。河长制的路是越走越顺了,但也遇到了新情况。”陈忠强坦言,今后河长制的工作不再着眼一个镇、一个市,而要整个流域通盘考虑。眼下,周铁正和上游的兄弟乡镇一起,进行环保联防联治。

姚雪青

姚雪青

“妹妹,你找我什么事??”“......”

  一曲《鸿雁》醉倒家乡人

  “东方蝴蝶”张立萍带伤回汉演出

  记者许魏巍 摄

  武汉晚报讯(记者万旭明 通讯员孙妮)“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13日晚,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在琴台音乐厅举行独唱音乐会,用她时而低柔、时而悠扬的歌声带领全场听众在长江边、草原上徜徉。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她是带伤演出。

  作为第一位以第一女主角进入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主演歌剧《蝴蝶夫人》的中国人,

  生于武汉的张立萍是国际乐坛有名的“东方蝴蝶”。近些年来,她常会回武汉演出,但前两次演出时,她收到家乡亲友“吐槽”,“一首中文歌都没有”。这次,她一口气先演唱了9首中文歌曲,还特别为武汉听众加入了《绒花》《牧歌》等。用美声演唱中文歌曲,尤其是《牧歌》《鸿雁》等带有民族风情的曲目,没有炫技的花招,张立萍更多用声音和情感动人,令听众随她一道在声音中畅游大江南北,时而坐在草原上迎面吹来清爽的微风,时而如鸿雁般在天空中翱翔。中场休息时,不少听众都在哼唱《鸿雁》。下半场,张立萍带来了一些舒伯特艺术歌曲及威尔第咏叹调,风格更加华美,更突显这位“东方蝴蝶”的实力与魅力。

  演出中,不少观众也注意到,舞台上多出了一把高脚椅,张立萍隔一会儿会坐在椅上。原来,她在不久前刚做了腰部手术,目前还未痊愈,长时间保持固定体态会引发腰痛。就在演出前一日,记者见到张立萍时,她连在沙发上坐一刻钟都需要不时调整姿势。但她一直说:“我一定以最好的状态演出,希望听众们能谅解。”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演出中张立萍越唱越是松弛自如,最后还为意犹未尽的听众们带来了三首返场曲目。

旁侧,易思诺微微道“哥哥!”“我也要跟你去”“你是何人,敢和我抢夺冰野玄草”,白衣男子对着黑衣男子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