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总统:在与美国的争端中,欧洲人应更自信

金马生活网   2019-03-21 01:13:13   【打印本页】   浏览:27245次

“你的来历,村里当时也只有你铁强叔和大柱叔知晓,你今天也听到了,当时发现你的时候你正好漂浮着村外那条河上面,心脏受了极重的伤,几乎要丢了性命。我当时便要他俩不得对其他人透露此事,等你开脉洗礼之后再说。所以今日他们虽然说了出来,倒也无可厚非。”老村长似是在回忆当时的情形,说的并不快,让姜遇有足够的时间琢磨。“嗖嗖嗖”的一阵响声,无名踏出了太古墓中。楚月,放下,头上的金钗,道“小叶,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无名身形刚退,还未站稳,一道闪亮的刀光横扫而来,斩向他的小腹。正疑惑之中,凌空那位白衣少年人影再现,就听一声怒吼“吃我一脚!”

  5G尚未普及 6G呼啸而来?

  今日视点 

  实习记者 胡定坤

  5G尚未普及,美国号称开始研发6G。到底是“尝鲜”5G,还是等等6G?

  2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我希望5G乃至6G早日在美国落地”。日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朝着特朗普的指示迈出了第一步,决定开放95千兆赫到3太赫兹频段,供6G实验使用。

  纽约大学教授泰德?拉帕波特发表声明:“联邦通信委员会已经启动了6G的竞赛。”难道我们还没有享受到5G部署的红利,网速更快的6G已经呼啸而来?6G到底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还是“妖娆全在欲开时”?科技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芬兰奥卢大学博士后、无线通信专家何继光。

  关键技术仍在摸索

  “5G布网还没完成,甚至国际标准都没有完全制定好。6G还在起步阶段,刚刚开始研究,甚至没有清晰的概念定义,其关键技术仍在摸索之中。”何继光告诉记者,从开始研究到技术成熟需要时间。欧盟在2013年就启动了METIS项目(2020年信息社会与移动无线通信助推器),开展5G的研究,但直到2015年项目结束,关键技术都没有完全确定。“作为一名无线通信研究者,我相信6G总有一天会到来,但现在仍是完善5G、摸索6G的时段。”

  “太赫兹被很多人认为是6G的关键技术之一。事实上,太赫兹能否用于无线通信还在论证。”何继光介绍,之前太赫兹主要用于雷达探测、医疗成像,在无线通信方面的应用也是近两年才开始研究。它的特点是频率高、通信速率高,理论上能够达到太字节每秒(TB/S),但实际上哪种应用需要如此高的网速尚无定论。而且太赫兹有明显的缺点,那就是传输距离短,易受障碍物干扰,现在能做到的通信距离只有10米左右,而只有解决通信距离问题,才能用于现有的移动通信蜂窝网络。此外,通信频率越高对硬件设备的要求越高,需要更好的性能和加工工艺。这些技术难题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路线方案尚需验证

  “目前,国际通信技术研发机构相继提出了多种实现6G的技术路线,但这些方案都处于概念阶段,能否落实还需验证。”何继光表示,奥卢大学无线通信中心是全球最先开始6G研发的机构,目前正在从无线连接、分布式计算、设备硬件、服务应用四个领域着手研究。

  无线连接是利用太赫兹甚至更高频率的无线电波通信;分布式计算则是通过人工智能、边缘计算等算法解决大量数据带来的时延问题;设备硬件主要面向太赫兹通信,研发对应的天线、芯片等硬件;服务应用则是研究6G可能的应用领域,如自动驾驶等。“目前也只是有这四个方向,具体的细节还没有明确。”

  记者了解到,韩国SK集团信息通信技术中心曾在2018年提出了“太赫兹+去蜂窝化结构+高空无线平台(如卫星等)”的6G技术方案,不仅应用太赫兹通信技术,还要彻底变革现有的移动通信蜂窝架构,并建立空天地一体的通信网络。

  何继光指出,SK集团提到的去蜂窝化结构是当前的研究热点之一,即基站未必按照蜂窝状布置,终端也未必只和一个基站通信,这确实能提高频谱效率,瑞典林雪平大学的研究团队最早提出了去蜂窝结构构想。但这一构想能否满足6G时延、通信速率等指标,还需要验证。

  除了SK集团,美国贝尔实验室也提出了“太赫兹+网络切片”的技术路线。这些方案在技术细节上都需要长时间试验验证。

  推广应用成本高昂

  “无线通信进一步发展,大量投资必不可少。”何继光谈到,要提高通信速率有两个方案:一是基站更密集,部署量增加,虽然基站功率可以降低,但数量增加仍会带来成本上升;第二种方案就是使用更高频率通信,比如太赫兹或者毫米波,但高频率对基站、天线等硬件设备的要求更高,现在进行太赫兹通信硬件试验的成本已经超出一般研究机构的承受能力。另外,从基站天线数上来看,4G基站天线数只有8根,5G能够做到64根、128根甚至256根,6G的天线数可能会更多,基站的更换也会提高应用成本。

  “不改变现有的通信频段,只依靠通过算法优化等措施很难实现设想的6G愿景,全部替换所有基站也不现实。”何继光认为,未来很有可能会采取非独立组网的方式,即在原有基站等设施的基础上部署6G设备,6G与5G甚至4G、4.5G网络共存,6G主要用于人口密集区域或者满足自动驾驶、远程医疗、智能工厂等垂直行业的高端应用。

  其实,普通百姓对几十个G,甚至每秒太字节的速率没有太高需求,况且如果6G以毫米波或太赫兹为通信频率,其移动终端的价格必然不菲。

  “6G在未来几年可能在技术上有所突破,但距离应用部署为时尚远。”何继光预测,一方面从事6G研发的科研机构还比较少,技术发展仍需要时间;另一方面技术获得突破后的标准化也需要时间。

  从技术的发展看,6G一定会到来。但有需求才有技术,5G的技术指标能够在很长时间内满足大部分的行业应用,而且推广普及5G的投入也很高。除非社会发展对6G有非常紧迫的需要,否则不会在很短时间内用6G替换5G。

  (科技日报北京3月19日电)

“我记得你四岁那年,也是在这个时分问我你的家世,那时候我说你年级太小不便于知道而拒绝了,你很懂事,便再也没问过我。”不知何时,老村长的声音从后面缓缓传来,似是带着叹息和无奈。“少侠,你能这么想我非常开心,但是若是有一天我不在是现在的我你还会讨厌我么?”

  中新社香港3月18日电 (韩星童)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18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开幕典礼。由好莱坞动作导演雷尼哈林执导、张家辉及任贤齐领衔主演的《沉默的证人》世界首映作为开幕电影,为一连15天的电影节揭开序幕。

  开幕电影《沉默的证人》将好莱坞电影缜密铺排的特点与港产警匪片的矫捷灵动结合,讲述一名法医被悍匪劫持,匪徒带领手下突袭殓房劫尸,将所有人迫入绝境,最后在法医的冷静机智下,凶徒的真面目逐渐揭开。

  据了解,本届电影节将于3月18日至4月1日举行,选映来自63个国家和地区232部电影,当中64部为世界或亚洲首映,共有361个放映场次。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主席王英伟透露,截至目前,本届电影节放映活动满座场次达85场,因此决定另外再加4场放映。

  王英伟表示,本届电影节节目丰富,除了有香港电影人洪金宝作为焦点影人外,还有三位导演参与大师班,包括两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伊朗导演阿斯加法哈迪、韩国导演李沧东及中国内地导演姜文。

  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副局长陈百里出席活动,他肯定香港国际电影节为本地及世界各地电影从业者提供了交流平台。

  陈百里特别提到,本届电影节选映的华语影片由去年的40部增加至60部,当中一半为港产片。他指出,这既反映了华语片在全球电影业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也证明港产片在华语市场仍然有重要地位。

  陈百里表示,特区政府一直致力于促进香港电影业发展,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向电影发展基金注资10亿港元,希望可提升港产片质量,培育电影人才,拓展观众群和电影市场。(完)

“独远,那我交代你的事情你是不是得一定要办到啊!”玲珑塔 塔玲珑 玲珑宝塔第一层“...老师......”

本文链接:http://knitsutra.com/2019-01-13/56449.html


[责任编辑: 郭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