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塔或成今年港股最大IPO

金马生活网   2019-02-17 13:33:22   【打印本页】   浏览:65707次

“今天我就送你上路!”无名看着青年男子,冷笑一声,浑身一股恐怖的气势滔天,像是一尊杀神转世而来直指那个轩辕殿的弟子,横冲出去,生生拉出一条条金色的声音。青年小贩一边倒背着手儿向着岸上走去,一边却是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向着四下里一通乱看,就像是要在这小刀河中硬生生发掘出什么商机似的。“快走!”天莫大喊到。

就在石暴强自忍着逃离此地的冲动,一路继续前行之时,其忽地自水下看到,前方不远之处,似是隐隐透出了些许光亮。“笑话,我要杀你们,需要暗杀么?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之辈,杀你们不过是如杀鸡屠狗罢了!”无名不屑的冷笑。

  海归帮扶贫困地区发展取得实效DD

  脱贫攻坚 一路同行

  走过泥泞的山路,迈进陡峭的大山,到需要帮助的地方去,到需要帮助的人身边去。

  很多海归在接受采访时,都谈到融入自己血脉的“乡土情结”。他们深入考察、细致调研,把先进的产业技术送到贫困地区,为解决当地就业难题、帮助更多人增收致富做出了贡献。

  海归扶贫,一直在进行。致富路上,海归身影越来越多。

  “输血”变“造血”车间扶老乡

  今年春节,美国史迪威国际战略咨询集团总裁李曦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西部温暖而特别的新春祝福,信息发送人是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北寨镇党委书记张海波。去年,李曦等40余名海归参与了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组织的扶贫行动,他们来到了距北京1600多公里之外的北寨镇,帮助当地建成了扶贫车间、光伏农场等产业项目,为渭源脱贫攻坚注入了活力。“春节里收到了数不清的拜年信息,但我对这一条的印象特别深刻。”李曦笑着说。

  19年前,还在美国工作的李曦就开始参与相关扶贫工作,2007年回国后,从关爱贫困大学生到帮助重病儿童家庭,他的身影频繁活跃在公益事业中。

  位于渭源县东北部的北寨镇,干旱少雨、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严重,是典型的北部干旱山区。受自然环境、基础条件等因素制约,全镇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贫困程度较深,属市级深度贫困乡镇,13个村均为建档立卡贫困村。李曦记得,当时正值中秋佳节,扶贫团队一行人驶过一条条尘土飞扬的盘山弯道,不仅带去了资金和技术,也为当地村民送去了真诚的节日祝福。

  镇上的青壮年外出打工,留守妇女的工作问题如何解决?实地考察后,李曦团队决定在北寨镇建造手工编织扶贫车间,为当地数十名妇女提供就业岗位。在占地80多平方米的车间内,设有编织室、培训室和展览室,培训室内配备了电脑、桌椅,可以供20人同时进行培训学习。“企业+车间+贫困户”的模式,变“输血”为“造血”,为北寨镇拓展了就业扶贫路径。

  手编草帽、串珠,这些特色手工制品从这里走向市场,李曦欣慰地告诉本报记者,现如今在扶贫车间工作的妇女月收入能达到2700元到3500元,而在此之前,这些妇女的月收入只有七八百元。“除了帮助留守妇女,我们还在当地打了一口高山蔬菜灌溉井,以解决农业灌溉用水不足的问题。”李曦说。

  近20年的公益路走来,李曦愈发感到公益是“自然而然应该去做的事情”。“回报社会是我们海归企业家的责任,坚持做公益就是守住一颗‘平常心’。觉得应该去做,就要努力把它做好,尽到自己的责任”。李曦说。

  苍蝇乱飞,气味难闻。在北寨镇,当地旱厕卫生条件的恶劣深深地刺痛了李曦等扶贫团队一行人,“尽管去之前我们对北寨镇的环境有心理准备,但村里卫生条件的恶劣仍令人震惊,尤其是厕所,这也影响了整个村子的卫生状况。”卫生条件差,村民的疾病防控也受到影响,李曦等人决定搞一次“厕所革命”,花费6万多元为村民进行水厕改造。

  谈及改造后的农村水厕,李曦说,能得到村民的“点赞”让他心里很满足,“有村民告诉我们,‘卫生条件好了,我们的生活品质也提高了不少’。有这句话就够了”。

  依当地实际 创特色品牌

  复杂的地形地貌和恶劣的气候环境,使得甘肃多地“年年种粮不见粮”,但却极适合马铃薯的种植。顺应自然规律,发展特色农业,全力推进马铃薯种植业发展,形成集种植、科研、销售一体化的马铃薯种薯产业发展格局,也让渭源县有了“中国马铃薯良种之乡”的称号。定西市更是打造起了“中国薯都”,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约三分之一都来自马铃薯产业。

  着眼于当地特色农业,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海归王胜地决定与北寨镇签署马铃薯切片加工合作协议,累计投入资金30余万元建设马铃薯扶贫车间,他所创建的纸尿裤公司“爸爸的选择”负责提供加工设备。

  让马铃薯变成薯片,用口感“征服”消费者。王胜地介绍说,有了专业的薯片加工设备,能解决当地一部分贫困户的就业问题,规模化的车间运作和马铃薯深加工也可以逐渐帮助加工厂步入正轨。

  因地制宜,培育孵化新型农业科技型产业。上海昱丽环境科技有限公司CEO尤逢尧想到了微生物液开发,他计划通过前沿生物技术帮助渭源建立生态农业产业基地,建立生物营养液加工厂,为马铃薯育种提供培育液,为恶劣土壤环境下的种植提供滴灌液。同时,发挥渭源独特的中草药优势,建立以销带产的电子商务平台,将渭源的产品销售到“一带一路”参与国家中。

  “用科技改变贫困地区的产业状况”,尤逢尧告诉记者,他曾前往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考察当地草畜产业的发展情况,到达硝河乡关庄村时,遇到了正蹲在村头吃玉米的孩子,“我走上前去,跟孩子说‘给我吃一口’,孩子想也没想就把玉米棒塞到我嘴里。他才五六岁,非常懂事。”尤逢尧无法忘记贫困村的情况,无法忘记那里懂事的孩子,进一步坚定了要帮助当地发展农业科技型产业的决心。“产业振兴也能够带动这里教育的发展,帮助孩子们拔掉穷根。”尤逢尧说。

  在甘肃省最南端,距离县城100多公里的范坝镇交通闭塞,野生核桃是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在王胜地的扶贫团队到来之前,手剥核桃,是范坝镇村民李大伯习以为常的营生。村里多数是留守老人,由于缺乏剥皮设备,剥核桃全靠人工,而自然晾晒不仅周期过长,也影响了核桃的质量。王胜地团队决定向当地村民捐赠核桃剥皮机和烘干机,提高核桃质量,并建设了统一加工车间,提升核桃产业链整体效率。

  解决了加工难题之后,王胜地团队又帮助当地村民收购了大量滞销核桃,并结合当地特色重新进行外观设计,“文县核桃2.0版”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

  “我们扶贫是以点带面,”王胜地说,“不仅仅是一个核桃、一个土豆,更要打通后面的整条渠道,让更多村民感受到实惠。”小核桃背后有大生意。今年,王胜地团队决心进一步打造“文县核桃品牌”,深耕产业链。

  互联网+AI 赋能基层诊疗

  在安徽省旌德县,会看病的机器人“入驻”村子早已不是新鲜事。有村民感慨道,“有了这个机器人,等于给我们送来一个会看病的医生”。

  旌德,地处皖南山区,人口少、居住分散,医疗资源不足,尤其是基层医疗机构医技人员严重匮乏,这也成为旌德县健康脱贫工作中的难点。经过深入调研,2017年9月,旌德县在全国率先启动了全科医生助手机器人试点项目,用智慧医疗解决基层缺医的问题。很快,40个全科医生助手机器人进入旌德,这让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的余中既骄傲又兴奋,这批“会看病”的小机器人,正是来自他所创立的经纶世纪医疗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白色的小型机器人体格不大,宽、高约30厘米,由触摸屏、摄像头、便于远程操控视频摄像和通话的旋转底座组成,重量仅1公斤左右。机器人存储着村民健康档案,点开后会出现智能监测、基本诊疗、慢病管理等菜单,还有中西医诊疗等子功能菜单,宛如一个全科医生。通过机器人,村医可以与县医院取得联系,而县医院内的机器人下联乡镇卫生院和村级卫生室,向上还能利用远程会诊系统与省立医院相联。在远程会诊系统的帮助下,村里的疑难杂症也就有了更多解决办法。除此之外,机器人还内置了中医专家诊疗系统,汇集国家级知名中医的临床经验,通过云计算技术和后台知识库运营管理系统,对200多种临床病种进行施治。

  自2010年回国创业至今,余中团队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机器人,正在成为偏远地区发展基层诊疗进程中的坚实助力。“将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医药卫生、医疗发展相融合,是非常热门的领域”,余中告诉本报记者,“新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我们也在基层医疗的试点中不断打磨优化产品功能,探索‘智慧医疗’+‘健康扶贫’的新路径。”

  余中谈到,人工智能机器人是村医的助手,能够帮助村医提升诊疗水平,提高工作效率。不仅如此,优先用于贫困村,可以对贫困人口的健康实现精细化管理,也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的发生。截至2018年9月,旌德县已实现县域医疗机构助手机器人全覆盖,极大地满足了村民日益增长的医疗健康需求。

青年书生转过身来,微微一笑,却并没有伸手去接五旬摊主递过来的那吊钱,而是摆了摆手,冲着五旬摊主笑着说道。虽然没有人将神军的这个宣言放在心上,毕竟如果真有人能杀死无名的话,哪里还会顾得上古经原本的主人神军,肯定都要据为己有。

  新京报记者统计近3月拍摄剧集,专访业内人士探究拍摄周期缩短原因

  一两天拍1集,快工出不了“细活儿”

  当行业内各方面风险尚未出清时,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融资困难,库存难清,新戏难开是影视行业目前面临的三大困难。也有一些剧组在压力之下选择开机拍摄,但普遍拍摄速度加快。新京报记者统计2018年11月-2019年1月杀青的部分剧集,发现有50%以上的剧拍摄周期为平均1-2天拍1集。新京报记者采访业内人士,透视影视行业内的拍摄规律以及寒冬期的破局之道。

  行业现状

  剧组分2-3个组拍,拍摄效率提升

  据编剧汪海林对新京报记者回忆,“在国产剧集数普遍为20集的年代,一般一部剧的拍摄周期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当然也有因为技术不成熟等各种原因拍了6年(1982年-1988年)才拍摄完成的25集电视剧《西游记》,已经成为观众心中的经典之作。此外,汪海林还谈道,“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电视剧,跟拍电影的进度比较接近,一部90分钟的电影正常拍摄20-30天,电视剧1集拍摄7-15天。”

  近几年,国产剧肉眼可见的集数越来越长,从普遍30集到40集直到现在很多剧都拍60集起跳,“现在电视剧的拍摄周期一般都是三四个月,这跟港台的摄制人员来到内地(大陆)之后,引进了港台的统筹制度有关,以前拍摄的事情由制片主任来管,现在有专业的人做统筹,可以将演员和场景的时间利用最大化,使得拍摄效率大大提升,拍摄周期变短。”汪海林如是说。

  拍摄效率提升之后的电视剧(或网剧)剧组,一般情况下都是A、B两个组同时开拍,有时还会分出C组拍一些空镜和过场戏。分组是根据剧本中场景和人物关系来分配,由专业的统筹下通告单,把所有场景的利用率和演员签给剧组的有效时长利用起来,提高工作效率。据汪海林跟新京报记者描述,现在拍电视剧的普遍规律是“两个组加起来差不多1-2天拍1集的量,大概是16篇纸,平均一个组一天拍7-8篇纸,有的戏难拍一些,一天大概拍3-4篇纸。”(拍几篇纸是行业内的惯常用语,意为拍摄几页剧本的内容。)

  据某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讲述,有些剧组为了赶进度,会有很多方法来节省时间,比如借位、用替身等,有些时候这些方法是有必要的,但一些需要实打实拍的戏,这样的方法会折损戏剧品质。

  暴露问题

  集数越来越长,“神剪辑”被观众诟病

  一位制片人跟新京报记者讲述,制片统筹是保证科学生产的专业体系,比如“重复进景就是制片的大忌,如果一个景在规定的时间内拍不完,就会涉及很多问题,一是费用的增加;二是沟通协调也很费周折。”因此在拍摄时做好统筹规划可以大大提高拍摄效率。

  但是拍摄时在现场不断地发飞页(现场写剧本),就会打乱剧组正常的拍摄统筹规划。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有些国产剧之所以被观众诟病,其实在拍摄期就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某著名大IP玄幻剧在开机后剧本还没有写完,剧组一边拍,跟组编剧一边写,导致拍摄现场飞页不断,大量发飞页既让演员没有足够的时间记台词酝酿情绪,也打乱了剧组正常的拍摄统筹计划。还有些剧只有40集的剧本,同时还多次发飞页,最终却可以剪辑出七八十集的剧,必然导致剧集节奏不紧凑,支线过多影响主线剧情,令观众不满。

  正如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在2018年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中的演讲中所说:“电视剧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使得电视剧‘龙头烂尾水蛇腰’,损伤了电视剧的艺术魅力,影响了电视剧的可看性,导致观众失望,舆情非议。”

  因为现在行业内资金紧张,有些剧组的拍摄压力和场景压力都不小,因此需要赶进度拍摄,分A、B两个组拍提升了工作效率,但是有时电视台的“神剪辑”也会损害剧集的品质和口碑,湖南卫视因为“神剪辑”经常被观众吐槽,例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经常一集只有二三十分钟,前3至5分钟还是上一集的末尾,导致剧情拖沓冗长,被观众诟病。

  但也有一些网剧制作精良,拍摄用心,例如《古董局中局》的道具和画面品质就被观众称赞,该剧2017年7月23日开机,12月14日杀青,共拍了144天,全剧共36集,平均4天拍1集,在现如今的国产剧生产流程中,已经算“慢工出细活”,此前导演五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详细阐述了剧中道具制作的用心,“玉佛头”在开机前就埋到了地下在土里沁着,为了更接近真实。

  爱奇艺播出的青春剧《独家记忆》全剧共24集,拍了121天,平均5天拍1集,据制片人朱振华跟新京报记者讲述拍摄过程为,“前10集基本是顺拍,可以让演员的情绪逐步铺垫,也可以边拍边剪,给剪辑预留了很多时间。”

  现如今电视剧生产制作周期加快,压缩周期就是压缩成本,但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现有资源,在成熟的剧本、演员演技有保障、摄制组专业水准在线的前提下,制作出高质量的剧集,是每一位影视从业者都应该做到的事。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而现在他也看出来了,无名身上有疗伤奇术,要在短时间杀死无名根本不可能,等到他斩杀无名之后,再去的话黄花菜都凉了,什么都轮不上他了。“哦,大家都是为了剑道秘籍而来,没想到却是落入了他的手里!”那宝亲王有些意外的看着无名。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本文链接:http://knitsutra.com/2019-02-04/55007.html


[责任编辑: 雪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