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研人员汲取“红色养分”

金马生活网   2019-02-17 14:04:53   【打印本页】   浏览:53805次

杨立虽然骇得都无法动弹了,但却秘切地关注着怪物的一举一动。无名在树枝上移动,蓝可儿紧随其后。蓝可儿在无名的帮助下也突飞猛进,已经跨入了武王之境了。这些原始之类,独远风并不介意反而是身处异地,咋然一见,还会有一些亲切感。独远他的速度有多快,无须多问,更何况这是第二个历练弟子的目的地已经是到了。

“小家伙儿,你可知你此番修行经历了多少时日?”黑袍女子看到这种反应之后,一跺脚,赶紧从怀中掏出,还带着她余温的玉盒,双手奉上,那意思是说,只要杨立放她出血祭之地,星斑草她可以双手奉上,不过只要杨立伸手去接,恐怕她的手会再次收回来吧?

  贵州:百姓富了,生态美了

  【牢记嘱托 砥砺前行】

  贵州变了,变富了也变美了。

  连续8年GDP增速全国前三,城乡居民收入增速高于经济增速,贫困人口每年以近200万的数量减少,10年间经济规模扩大了3倍。贵州,正在翻过贫穷落后的历史一页。

  与这样的高速发展伴随的是生态环境持续改善:2018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57%,3年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全年造林面积520万亩,绿色经济占比达40%,单位GDP能耗持续下降,世界自然遗产数量全国第一。

  守住绿水青山,换来金山银山

  2月11日,大年初七。一大早,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就带领省级干部来到贵阳市付官村开展义务植树活动。同一天,全省上下五级干部都在植树造林。“开年第一个工作日,省委书记带头种树。”这个惯例在贵州已经坚持了5年。在植树现场,孙志刚表示:“这是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重要指示要求。”

  2015年贵州遵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全面启动了绿色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截至2017年,累计造林1928万亩,是计划的两倍以上,全省林业产值突破2000亿元。2018年,贵州再次提出三年计划,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到60%,林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0%以上,助推生态补偿脱贫78万人。

  据统计,2018年,贵州全省县城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保持在97%以上,主要河流出境断面水质优良率保持在100%。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5年以来,贵州旅游业井喷式发展正印证着这个真理。贵州扭住山地旅游这个主题,做足少数民族文化特色,“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的品牌已经风行全国。

  2018年10月15日,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在贵州黔西南州举行,自2015年举办以来,这已是第4届。法国前总理、国际山地旅游联盟主席德维尔潘在会上表示,旅游成为全球经济新的增长动力,特别是全世界都对山地旅游越来越感兴趣。从夏季的避暑游到冬季的南方冰雪游,从山地体育大会到民族村寨采风,贵州创新发展旅游的思路,把绿水青山的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

  从2015年开始,贵州旅游业保持着年增长40%以上的高速度,2017年接待游客7.44亿人次,旅游收入7116.81亿元。2018年,游客接待量更突破了10亿人次。

  选准产业,绿色发展

  2014年,贵州省沿河县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张国英曾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了她带领乡亲建设美丽乡村的梦想,如今她的梦想正在变成现实。随着2018年贵州进行的“深刻的农业产业革命”,这位果树种植的“土专家”,也调整了产品结构,橘子、猕猴桃、葡萄等高附加值水果给群众带来更多的收入。

  田少、地薄、坡陡、石多,贵州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这样的农业生产条件曾经让贵州人看不到解决温饱的希望。如今,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贵州坚定走发展山地高效农业的路子,把有限的土地用于种植蔬菜、茶叶、食用菌、中药材等高附加值品种。2018年农业增加值增长6.8%,领跑全国,带动近百万群众脱贫,为204万户农民带来户均1.01万元的收入。贵州正在走出“石旮旯刨食”,走向现代化特色山地农业强省。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贵阳朗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伟说,这些年我们在大数据产业中取得的成就正是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从三大电信运营商数据中心,到腾讯的“鹅厂”绿色七星数据中心,从苹果iCloud在云上贵州运营,到区块链产业的“贵阳模式”,依托生态优势和资源禀赋,贵州因地制宜选择发展以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定位精准,高开高走。2018年,贵州1625户实体经济企业与大数据实现深度融合,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2%,规模以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分别增长了21.5%和75.8%。

  (本报记者 吕慎)

独远,风,一直在古道大行,古道之上不乏,妖藤植之妖,待独远,风,洞悉镜踏入古道的那么一刻起,纷纷有异动表现。当然瞒过独远,风,洞悉镜一行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也不乏一些跃跃前来一试立功表现的妖,不过皆是惨死。虽然伤势极重,但是毕竟于抱石院蓄养了两年之久的气,让他锋芒毕露时有种让人仰望一方雄主的错觉。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秦王孙,外表看似温柔儒雅,风度翩翩,却心机颇重。他虽然作为质子被扣赵国,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却巧妙地借用吕不韦之手一步步登上秦王宝座。

  该剧播出后,对于很多人拿《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做比较,茅子俊说二者其实风格完全不同。

  入行已经近十年的茅子俊坦言,其实自己早几年拍戏更多是为了“生活”DD从刚演戏就收获了一波粉丝,到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无戏可拍,一直把自己心态调整得很好的他,也不忘自我调侃,“其实那些都是虚的,我是个很善于开解的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担心《皓镧传》被拿来和《延禧攻略》做比较吗?

  茅子俊:《皓镧传》和《延禧攻略》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觉得于(正)老师的作品从来不会重复,因为他觉得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新京报:你入行到现在经历过所谓的低谷期吗?

  茅子俊: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差不多6个多月没戏拍,就会有一些着急。那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三年,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压力,主要是父母总说,你怎么还不去工作。

  新京报:所以你更享受不工作的状态?

  茅子俊:不不不,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比如我在横店每天5点钟起床,洗个澡6点半到化妆间开始化妆,晚上拍完戏收工,看会儿剧本睡觉。拍戏能够让我的作息变得正常,如果不拍戏,我可能就不知不觉到12点还没睡,是拍戏拯救了我的作息。

  新京报:现在的娱乐圈会有各种形式的出道,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涌入到这个行业里,你会觉得这是种压力吗?

  茅子俊: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因为我家没有电视机,我也不看电视,网上的信息也很少看。我知道某档选秀节目比较火,但,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吧。

  1 为赚零花钱大学抽空拍广告

  茅子俊从小就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一般回家先把作业做完,再去玩。”他学习一直很好,高中还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的“竞赛班”。“我不太偏科,各科成绩都差不多。就觉得把自己的功课做完,大家都省得麻烦,玩也玩得更痛快,所以也没人说让我怎么样,父母也不是特别管我。”

  因为身处“竞赛班”,所以在学习上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我当时在‘生化竞赛班’,是专攻生物跟化学的。特痛苦,因为每个人哪怕是下课时间,都是在座位上做竞赛题,即便是上体育课,大部分同学会上到一半跑回教室做习题。”茅子俊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这些同窗,“大家成绩都特别好,如果我成绩不好,会觉得很丢脸。”

  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茅子俊从来都没有长远的规划,比如未来自己会做什么,“高中三年只是希望最后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以后干什么都没想过。”

  正因为高中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后,茅子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等到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晚上也不睡觉,就躲在厕所里补课,突击。”

  除了对未来没有规划,茅子俊对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从不规划,“我经常是把我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一个星期就花完了。”花完就跟同学们借,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和姐姐要。

  恰逢此时,有个朋友推荐茅子俊去拍广告,其实最开始茅子俊也没觉得自己能行,就是想赚点零花钱。“第一次是去安徽拍啤酒广告,大概给了我600多。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让你喝酒,这就是唯一的印象了。”后来,业务慢慢多起来,茅子俊经常偷偷出去拍广告,“晚上都是爬窗户回的寝室。”

  2 入行就和林心如演对手戏

  拍广告期间,茅子俊签约了经纪公司。某次,公司说横店要拍一部戏叫《美人心计》,需要一个长相帅气的皇帝,“他们问我能不能去,我说可以呀。”到了横店,见了副导演,“他看了一下,就说行,用他吧。”

  稀里糊涂进了影视圈的茅子俊最初也懵,之前拍广告的经验几乎全都用不上,“完全就是两个行业。”《美人心计》里,茅子俊总共有四场戏,一场是打戏,两场是和林心如的对手戏。“一上来,就让我拍打戏,我就胡乱打一气。”也正因《美人心计》,他结识了林心如。

  戏拍完了,茅子俊就回学校继续准备毕业论文,并且一如既往地拍着广告,“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外面拍广告。我是半夜12点跑回来,睡了几个小时换上学士服,去参加的毕业典礼。”

  后来,林心如的公司筹备《倾世皇妃》,“她说我可以来试试演她弟弟,我就来了北京。”茅子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从而签约了林心如的公司。2015年约满后,他转签了新公司,“我觉得换了一个新公司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你做演员,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要对自己负责,对你的粉丝负责。”

  3 曾接过一些“不太行”的戏

  刚开始拍戏时,茅子俊一直认为只要是演员,拍完一部戏就应该会有人喜欢,“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

  那会儿,茅子俊刚拍了《宫锁心玉》,“播出后确实还有挺多粉丝的,还收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让我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但是我当时没有概念啊,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火’。”

  在那之后他也拍了一些没有反响的电视剧,“我心态上还可以,也没什么落差,因为我觉得其实那都是虚的。我是一个挺能自我开解的人,非常能。”

  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炼,茅子俊自称现在对每一部戏的预判非常准,“有时候,我自己选的剧本和角色,想着一定能被大家喜欢,结果出来的确是。有时觉得这个角色演了还不如不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一切。”

  他承认,以前也接过一些自己觉得“不太行”的戏,“但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放飞自我一下挺好的。”

  比如《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的角色,就是他非常看好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前期温文儒雅,后期变得腹黑,是有转变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来得正好!”此刻等待良久,独远大步至此,说那时,那时快,就见独远就地抓起地面乞丐如轮锤一般狂舞。狩猎团卫戍部队已然成立,而石府也是卫戍部队的护卫区域,在治安一向还不错的流金城中,在防守理应十分严密的石府之中,怎会一大清早就发生了疑似命案?“妈的快跑,迷墟内出现了凶主!”让他们傻眼的是,平素极为注意形象的老祖此刻出口成脏,在他们耳边留下了一句话后瞬间就跑的没影了。

本文链接:http://knitsutra.com/2019-02-10/98983.html


[责任编辑: 崔双双]